如何使用chatgpt类似公众号 山寨ChatGPT别再用了!频繁改名更换头像,有的还收费999元

AI资讯9个月前发布 fengdao
8 0

·在相近时间内对市面上三款声称自己是的产品询问同一个封闭式问题:“Who is your ?”(你的父亲是谁?),三款产品的回答均不一样,分别是“接口繁忙,请过几分钟再试”、“My is John Smith”、“很遗憾,我不知道我的父亲是谁”。

·律师表示,此类产品在网络上的活动涉及一系列法律问题,存在违反《商标法》、《反不正竞争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网络安全法》甚至《刑法》相关规定的可能。

随着聊天机器人火爆全球,国内也涌现了一批名字中包含“”的微信公众号、小程序产品。随手点开微信搜索框就可以发现一系列与“沾亲带故”的产品,并以的官方图标为头像。这些账号中,有不少注册时间都是在“出圈”的今年。

在微信上搜索,可以发现一系列与“沾亲带故”的产品。

这些产品的服务方式大多是,先免费试用,一旦免费次数用尽就开始收取费用。以“在线”为例,它为用户提供4次免费对话额度,之后继续使用需充值,充值额度分别为9.99元/20次(三个月有效)、99.99元/1300次(半年有效)、199.99元/3000次(一年有效)、999.99元/无限次(一年内有效)。而另一款类似的服务“GPT深蓝”也显示有199元月度会员、399元季度会员、999元年度会员的充值机制,页面甚至还有“加入代理赚钱”的选项。

“在线”给出的付费选择。

北京周泰律师事务所高级律师储江对澎湃科技()表示,此类产品在网络上的活动涉及一系列法律问题,存在违反《商标法》、《反不正竞争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网络安全法》甚至《刑法》相关规定的可能。

发稿前,澎湃科技再次在微信中搜索,名字里带有“”的公众号已几乎没有,一些公众号已改名。

最新搜索显示,名字里出现的公众号已几乎没有。

一个公众号这两天频频改名。

由此可见,网络上此类产品鱼龙混杂,且构成消费陷阱,如果想尝鲜正版的,建议按照这个攻略

操作。

涉嫌商标、名称侵权

目前,的开发者、人工智能研究机构并没有在中国大陆提供有关的服务,也没有相应的公司运营。

在微信上,“在线”的自我介绍是“中文版,高级智能AI聊天、AI写作工具”。运营商为上海熵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天眼查App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8年1月,注册资本200万人民币,经营范围包括互联网信息服务、第二类增值电信业务、出版物互联网销售、网络文化经营等,由朱申申、尹鹏分别持股85%、15%。

最新信息显示,“在线”已经更名为“AI对话|智能写作问答”,但依旧可以看到在公众号提供相关服务,公众号的头像也删除了的官方图标。

不过,从该公众号上添加的客服名称依旧是“在线客服”。该客服称,因为竞争被恶意投诉,公众号被迫改名。

在线客服称,因为竞争被恶意投诉,公众号被迫改名。

微信公众号内容相似_公众号相似度高怎么办_如何使用chatgpt类似公众号

“在线”已经更名为“AI对话|智能写作问答”。

另一个名为“人工智能”的公众号显示,其所属公司为贵州星力量信息咨询服务有限公司。天眼查App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4年7月,注册资本100万人民币。经营范围包括计算机信息技术咨询服务、广告设计、企业管理咨询等。

“人工智能”目前也已经改名,经查询为“未命名公众号”。

对于使用、的名称、商标等行为,储江表示,是由推出的产品,由享有其一切的财产性权益,这其中就包括作为产品/服务来源标识的“”名称。

但储江表示,我国《商标法》主要保护的是注册商标权。“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在生产经营活动中,对其商品或者服务需要取得商标专用权的,应当向商标局申请商标注册”(第四条第一款)。因此,想要维权也有一定难度。根据中国商标网的检索结果,目前并未看到或其关联主体向中国国家商标局提交商标注册申请,反而是不少仿冒或冒用其名义的主体在进行商标抢注。这也就意味着,虽然目前国内出现了大量的仿冒或冒用、名义进行宣传的情况,但在获得核准注册之前,很难获得全面的商标法保护。

是否虚假服务?

除了使用的名称、商标外。一些公众号、小程序还会声称自己将的服务通过技术手段“转接”至国内,以方便用户使用并收取费用。那么,它们是否真的是“转接”而来的服务呢?

此前,北京日报记者致电上海熵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工作人员后,对方称,通过其平台发出的所有对话回复都是通过直连公司接口所获得的。“我们每次问答也是需要给付费的,也得交不少钱,具体成本由对话的字符长短等来决定。如果您自己有技术能力,也可以自己开发。”这位工作人员说。

界面新闻报道称,一些产品的回复的确来自。在记者与“在线”的窗口对话中,对方表示自己“正在使用接口”,而对于具体的接入方式,对方回答称,“我使用调用的 API,来接入的接口。”在与 App的对话中,记者也得到了类似答案。

澎湃科技询问市面上三款声称自己是的产品是否“转接”了服务时,均未收到任何回答。

在对这三款产品询问同样的封闭式问题时,澎湃科技记者收到了不一样的答案。当分别询问“Who is your ?”(你的父亲是谁?)时,三款产品的回答分别是“接口繁忙,请过几分钟再试”、“My is John Smith”、“很遗憾,我不知道我的父亲是谁”。

“John Smith”在英语中可能是最常见的名字,类似于中文的“王小明”、“李小红”。

“机器人”回答“Who is your ?”。

“人工智能”回答“Who is your ?”。

“”回答“Who is your ?”。

在相近时间内,针对同一个问题是否给出同样的答案?认证为“北京邮电大学软件工程博士”的知乎网友表示,针对封闭性问题,的模型输出句子的概率分布可能会比较集中,因此即使使用随机采样算法,得到的句子也都大同小异,即语义相似,只是表述方式不同;针对开放性问题,输出句子的概率分布可能比较分散,如果使用的是随机采用算法,可能得到语义不同的回答。

储江表示,如果相关公司使用其他人工智能为用户提供服务,却声称使用了服务,存在对其服务进行虚假宣传进而欺骗、误导消费者的情况,则有可能构成《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八条(经营者不得对其商品的性能、功能、质量、销售状况、用户评价、曾获荣誉等作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欺骗、误导消费者)所规定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同时,虚假宣传行为如果造成消费者损失的,还应当承担《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下的对应责任。

即便这些公司真的使用了服务,“转接”服务的行为是否合法、“转接”的技术手段是否合法,也存在争议。

储江表示,将服务“转接”至微信,首先这不是一个官方行为,这意味着转接行为属于利用服务“食人而肥”的行为,是对正当经营权益的侵害,违反了《反不正当竞争法》的相关规定。另一方面,在我国,未经电信主管部门批准,不得自行建立或租用专线等其他信道开展跨境经营活动。如果这些公司采用私自搭建国际信道的方式为用户链接服务,则可能违反《网络安全法》《刑法》的相关规定,可能会受到行政处罚,构成犯罪的,将承担刑事责任。

对于此类山寨行为,律师储江总结到:这种商业模式法律问题重重:仿冒或冒用、名义开展经营活动,可能构成《商标法》、《反不正竞争法》下的一系列侵权行为;以之牟利造成消费者损失的,可能产生《商标法》、《反不正竞争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下的民事或行政责任,情节严重并造成重大损失的,还有可能构成刑事犯罪;如果提供这种跨境经营服务存在私自搭建国际信道的情形,还有可能违反《网络安全法》、《刑法》的相关规定,承担行政责任或构成刑事犯罪。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