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tgpt 企业数字化转型 专访中信联周剑:创造价值、产业合作是企业数字化转型的关键

AI资讯8个月前发布 fengdao
8 0

【环球网科技报道 记者 林梦雪】近日,在华为生态大会2021期间,围绕数字中国的解读和企业数字转型专题,中信联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周剑博士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数字化转型是新时期两化融合发展的新使命新要求,需要以价值为导向、以能力为主线、以数据为驱动,并且需要提高系统观念以构建持续迭代的协同创新体系,以体系架构方法为引领加快推进产业转型,推进战略、能力、技术、管理和业务五个方向的转变。

在新的时期,随着消费者对产品和服务的需求不断升级,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AI技术等新技术不断推动产业发展,以“万物感知、万物互联、万物智能”为特征的数字经济时代背景下,物质世界与数字世界深度融合,产业端和消费端等各个领域都要经历从制造优质产品或服务升级为更适应数字化时代价值需求的改变。

关于目前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战略分析和远景建议,环球网记者在华为生态大会2021期间采访了中信联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北京国信数字化转型技术研究院院长,南京大学研究生导师周剑博士。

企业数字化转型的关键是要创造价值。

在华为生态大会2021期间,周剑提到,“企业是一个创造、传递、支持和获取价值的系统,价值体系没有重构就不能称之为转型。”

根据周剑的介绍,目前,企业已经从技术、业务导向阶段进入到以价值为导向的数字化转型关键时期。

周剑在采访中表示,企业要进行数字化转型,最关键的就是要重新思考企业能够为用户和社会带来什么价值。当数字化企业站在用户角度去思考,提供增值服务的能力远远不是传统企业能够比拟的。以用户为中心,还可以推动消费升级,发挥集群效益,按需组织和生产供给,也能形成更具价值成效的创新发展模式。

chatgpt 企业数字化转型_国内企业数字化转型案例

企业需要识别并整合自身生态系统内的数字化资源,为客户提供差异化的价值主张。周剑提到,在企业数字化转型的过程中,未来产业体系的三层结构,关于基础设施建设这一层面,央企、国企和大型民营企业可以做的很好;有能力的企业,尤其是在某个领域有积累的企业,可以重点做能力服务,也就是范围经济服务模式。“范围经济的逻辑不是追求物理产品的规模化,而是把某个产品做到足够好,放到互联网平台让大家共享,现在网红经济就是典型的范围经济。”他说道。

即将进入数字化转型阶段的企业,面对即将产生的风险和挑战,周剑认为,有核心竞争力的企业可以做平台化的能力服务,没有核心竞争力的企业,可基于平台化能力赋能,提供个性化服务。他说道,“因为终端服务更能贴近客户,更能通过用户的需求创造价值。企业通过“量身定制”,能把个性化增值的产品做出来,得到用户的认可,未来收益率会很高。因为有些企业想做大规模很难,但是可以通过创造个性化价值做到高收益。”

“转型”是企业数字化转型最大的困难

提到企业数字化转型目前最大的难点,周剑认为,“我们现在正在经历着“大变化”,就像工业文明的出现改变了原来农耕时代的经济模式一样,转型”两个字目前是企业数字化转型最大的困难,现在的企业是第一次工业革命以后出现的,伴随着整个工业化的历史进程到现在,已经形成了工业化经济产业和国家治理体系。作为微观经济主体的单个企业,很难把握全新的宏观趋势去推动变革。”

他提到,目前,关于“转型”的难点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

第一, 认知层面的问题很难改变,转型必须要有全员意识,步调一致。转型的核心逻辑是价值共创,员工也需要有意识和能力去转型,上下齐心,未来的员工不是像螺丝钉一样被动发挥作用,而是主动发挥作用,认识问题是最难改变的。

第二, 企业数字化转型要求决策层有战略决策能力,而且能够根据社会变化快速调整。

chatgpt 企业数字化转型_国内企业数字化转型案例

第三, 数字化转型对对于企业内部的生产和供给的要求也变得更高。当总体性需求提出之后,供应商之间要形成良性的业务生态合作关系响应需求。现在市场上的供应商也都是工业化时期形成的分工协作体系,供给侧企业不合作很难快速响应需求侧。过去企业做的是规模经济,生产能力足够大,但是数字化阶段的定制化要求,需要供给侧快速柔性响应。

第四, 管理体系和治理体系的变革也非常难,企业的管理机制和模式比技术改革更困难,因为工作习惯的问题都很难改变,更深的管理机制就更难改变。在技术供给到位后,管理体系的变革也要改进。

总之,企业要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改变认知,提升数字化转型认同感,建立数字化思维方式。将企业发展理念从资源竞争转化为协同合作。

产业合作助力企业数字化转型

企业正在进行一场前所未有的数字化革命,打造自身核心竞争力,借力产业协同合作,已经成为企业数字化转型的关键。 周剑认为,在数字化经济时代,很多产业和规则都在发生革命性的改变,而且打破了原来经济学的束缚,能够抓住时代趋势的企业会在短时间内迅速成长,比如平台型企业,平台型企业充分发挥了自身的价值优势,与相关企业合作,提供个性化服务。

值得注意的是,周剑表示,数字化转型不是企业独自的行为,更多是整个行业甚至经济体系的行为,企业要找准自己的定位,敏锐地跟踪大的变化。 另外,他认为,“企业应该考虑的不只是和别的企业竞争,而是怎么能超越自己,企业在产业数字化领域最大的对手是自身。”

“尽管我们一直说中小企业创新活力更强,但是我认为那是在一个非常稳定的传统世界里面,当秩序和规则都确定的时候,中小企业能够发挥灵活机动的特点,更容易捕捉差异化的空缺去实现自身的发展。但是,当我们探索一个全新世界的时候,中小企业要避免盲目,合作,是面对未知最好的方式。”他说道。

最后,周剑认为,在企业数字化转型阶段,相关企业之间最好形成一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价值互补的合作关系。尤其是中小企业,在数字化转型中要找既能发挥自身的价值贡献,又有前途的合作伙伴,形成良性合作的发展格局。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